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赌石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民间故事

腾冲是云南边陲的一座老城,云州县衙就设在城中。腾冲自古繁华,是玉石交易的重地,从缅甸采来的玉石毛料源源不断地运往这里。

翡翠被开采出来之前,包裹在石头里面,这叫玉石毛料。有经验的人通过观看毛料的石质与石色,来判断里面有没有翡翠,有多少,品质有多高,这就叫“赌石”。赌石具有极大的风险性,玉石界有一句行话,叫做“神仙难断寸玉”,一夜暴富和一夜破产的现象比比皆是,所以有人称赌石是“疯子买卖”。

在腾冲,上至达官贵人,下至贩夫走卒,人人都热衷于赌石。十年前,云州县令将本县三年来上缴朝廷的税款一百万两白银,输给了腾冲的赌石大王万石通,一时惊吓过度,悬印于梁上,只身逃往缅甸,从此亡命天涯。据说,万石通此后整整十年没有涉足赌石交易,一来是赌石生意风险太大,二来是几千几万两的小生意他也懒得出手了。

时值清末,局势动荡,传说八国联军已经打到紫禁城了。这一年,云州县不幸遇到了百年罕见的大旱,半年没有下一滴雨。整个云州颗粒无收,无数灾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。

就在这节骨眼儿上,新任的云州县令林文腾走马上任了。听说,他是带着三个如花似玉的姨太太来的。灾民们一听这话、心都凉了半截。果然,林文腾一上任。就大肆接受玉石商人的祝贺,在庆福斋摆了十天的酒宴,请了戏班子连演十天,收的礼金装了好几马车。灾民们日盼夜盼,本指望盼来一个清官救民于水火,没想到盼来这样一个昏官,不少灾民见没了指望,开始外出逃生。

更要命的是,林文腾上任不久就迷上了赌石。一些玉石商人巴结他,明摆着让他小赚了几笔,没想到他越发得意,以为是福星降临,整日里大街小巷搜寻石头。

过了不久,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在灾民中流传开来,据说,朝廷已向云州拨下了三十万两赈灾银。听到这个消息,万石通心里一动,想起十年前不费吹灰之力,轻轻松松赢来那笔白银,现在他又打起了这三十万两赈灾银的主意。林文腾看起来比十年前那个县令更昏庸,要是引诱林文腾用这笔赈灾银来赌石,不是天降横财吗?当下,他要迫切打听到这个消息的可靠性。

这天傍晚,万石通瞧见县衙的刘师爷从一家酒楼里出来,便跟上去,向刘师爷的门袋里塞了几张银票,赔笑着问道:“刘师爷,向您老打听个事,听说朝廷的赈灾银下来了,请问有这回事吗?”刘师爷乜斜着眼,点了点头。

“那,具体数目是多少,灾民们关心得紧呢。”万石通装出一副菩萨心肠。刘师爷没有说话,只是伸出了三根手指。“三万两?”万石通试探道。刘师爷不屑地瞥了他一眼,肯定地说:“三十万两!”万石通心里一阵狂喜。

没想到,第二天,刘师爷就来到了万石通的府上,说林大人久闻赌石大王的盛名,请他过去帮忙看一块石头。

万石通很快到了县衙,仔细看过林文腾花五万两银子买来的石头。他极其失望地指着石头说:“林大人,你看,这是一块栗色的石头,上面有条蟒带,里面本应有绿,可惜这外面还有几块癣,俗话说‘癣吃绿’,林大人,请恕小人直言,你这块石头就是块砖头料。”

林文腾瞧着万石通,笑眯眯地说道:“本官玩石头图的就是个乐子,现在,我想把这块石头卖给你,你出多少钱?”万石通哭笑不得,结结巴巴地说:“大人,我,我……最多只能出三千两。”没想到林文腾一拍手说:“行,总比一文不值的好,成交!”

回家后,万石通压抑着内心的兴奋,在石头上开了一个小天窗,果然,里面有一团高绿,是纯正的翡翠。一般人哪里知道,这石头的癣有“软癣”和“硬癣”之分,软癣死,硬癣活。这块石头上的癣,万石通用手指掐过,是硬癣。万石通吃的就是官爷这些冤大头。

说来真巧,第二天,万府来了几名收购石头的客商,他们都是从京城来的大老板,在腾冲呆了好多天了。他们手里的银票一个比一个多,天天催着要翡翠。一转手,万石通三千两买来的石头卖了十万两。小试牛刀,万石通兴奋不已。

几天后,腾冲城来了一些受重伤的石工,都是从缅甸抬过来的。随后,一个惊人的消息在玉石商人中秘密传开了:在一家采石场里,两支采石队同时发现了一块奇石,都想据为己有,结果火并起来。在打斗中,死了三人,重伤三十多人。采石场老板急于要钱善后,就将这块奇石卖了,有“神眼”之称的北方玉石商人舒天鹰捷足先登,以五十万两白银购得。近日,舒天鹰就要携这块奇石来腾冲召开赌石大会。

万石通听到这个消息,极为兴奋,真正的奇石,几十年乃至上百年才得一见,可遇而不可求。凭感觉,他觉得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。再说,他已经收了好几位京城老板的订金,错过这个机会,到时拿什么去交货?通过秘密接触,舒天鹰基本同意将那块奇石卖给他。

赌石大会在腾冲野外的一个山洞里秘密举行。舒天鹰是一个精干的老头儿,双目如电,炯炯有神。他面前的石桌上,摆着一块石头。这块石头约有二百斤重,皮壳上全是松花,石头在争斗中被铁锤碰去了一个角,无形中在给它开了一个小天窗,里面露出极其罕见的春带彩。春指紫色的翡翠,彩指纯正祖母绿,春带彩就是指翡翠上有紫有绿。这是一块极其罕见的玉石毛料,难怪两家采石队会火并。

今天被邀请来的买家,都是腾冲久负盛名的大玉石商,随身携带的银票少于五十万两的一律被拒之门外。大家虎视眈眈,都想将这块奇石据为己有。

竞价开始了,竞争异常激烈。万石通最具优势,当他将价格报到三百万两时,再也没有人应声。

万石通有些洋洋得意,就在这时,只听见山洞外有人大叫一声:“等一等!”

大家循声望去,只见林文腾气喘吁吁地跑来了。他的衣服上尽是尘土,头上的官帽也歪了,狼狈不堪。他的身后,几个衙役抬着一顶轿子。

林文腾进入山洞,上气不接下气地指责道:“昨晚酒喝多了,睡……睡过了头,你们……这帮奸商,这……这么大的生意也不禀报本官一声。”舒天鹰说道:“请大人谅解,今天只论实力,不论身份。慢,你身后的轿子里是谁?”说着,他一把掀开了轿帘。

轿子里并没有人,当中摆着一个大口袋,里面全是一沓一沓的崭新银票。在场的商人都算是见过大场面的,可这情景还是把大家看傻了。

万石通暗叫不好,今天的赌石大会,他和舒天鹰之所以秘密召开,就是不想让林文腾参加,他是个不按规则办事的人。可没想到这个疯子县令还是得到了消息,看来自己要稳操胜券是难上加难了。

果然,林文腾连石头也没看一下,一开口就报出了四百万两。就在这时,一个衙役跌跌撞撞地冲进山洞,说道:“大人,数百灾民冲进县衙,砸了大堂,说是要赈灾银。”林文腾“啪”地给了那衙役一个大耳光,大吼道:“全给我抓起来,扰了本官的兴致,我要你的狗头!”

万石通暗暗叫苦,这毕竟是笔惊人的生意,弄不好自己多年的积蓄血本无归,想到这里,他对舒天鹰说道:“为了准确起见,舒老板,我要擦一下石头再报价,可以吗?”舒天鹰说道:“行。”万石通拿过一块砂条,“嚓嚓嚓”,在石头的天窗边用力擦了几下,只见又是一片春带彩。万石通的心里更有了底,开口报价道:“四百一十万两!”

林文腾见状说道:“好,大人我不懂石头,但我就是喜欢做大生意,四百二十万两!”

万石通恨不得一刀捅了这个疯子,要不是他,这块奇石早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。他咬了咬牙说道:“四百五十万两!”

林文腾一下子瘫倒在地上,他挥了挥手说:“今天真他妈的扫兴,本官只有四百三十万两,走吧!”说着爬上轿子,和衙役们灰溜溜地走了。

万石通心里恨死了这个疯子县令,只一刻工夫,林文腾一来一去,自己就白白损失了一百五十万两。不过,万石通终于如愿以偿,得到了奇石。

赌石大会过后的第二天,在云州县衙后院,在林文腾的亲自安排下,一沓沓银票被分发出去,三十六个衙役分乘三十六匹快马,连夜将银票发往各乡。这些银票是舒天鹰送来的,正是赌石大会上卖奇石所得。

原来,林文腾上任时,眼见哀鸿遍野,老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,而眼下又是国难当头,慈禧太后带着光绪皇帝和一些大臣逃命去了,云州县一封封报灾的折子如泥牛入海,朝廷根本无力拨下一两赈灾银,谁还管百姓死活!

林文腾日思夜想,终于想到了万石通当初赢去的不义之财,就联合舒天鹰等人,精心设了一个局,成功扮演了一个昏官形象,让万石通上当,然后用赢来的钱赈灾。他带到赌石大会上去的那些银票,除了上面几张,下面全是假的。

至于那块春带彩奇石最终的结果如何,谁也不知。不过,据说,万石通买回那块石头后,万府的大门整整一个月都没有打开过。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山中奇人 下一篇:酒皇